欢迎来到艾兰博曼,请 登录 | 立即注册
查看: 725|回复: 1

检验师--该怎么学习?该走向哪里?

[复制链接]

0

听众

0

收听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8
发表于 2015-9-2 08: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人类漫长的几十年生命旅程里所遭遇的各种恐惧当中,病痛与面临死亡这种恐惧感大概是令人感到害怕的;昔日的医疗恐惧除了担心生命是否遭受威胁之外,更在就医的过程中掺杂了一些由于对诊断治疗程序之无知而产生的莫名恐惧情绪,然而在今日--藉由医疗团队的相互合作与相互制衡这两股力量之运作,病人在就医过程中不应该再受到这种无知而生的恐惧感所威胁,出钱看病的病人是医院赖以生存的衣食父母,所以确保病人就医过程中是否受到正当的医疗行为、以及病人对自己病情『知的权利』是否得到足够之解释管道,就成为医院经营者所努力改善的经营目标。而想要落实上述两项病人权利之行使,就必须透过医疗团队之间(注:在此谨就医师与检验师讨论之)『相互合作』和『相互制衡』这种既友亦敌的两面关系才得以达成。


『相互合作』之需求根基于临床发现与实验室证据必须相互配合,才能正确反映出病人的身体状况,因此医师与检验师之间相互合作之关系显得理所当然,而「相互制衡」之必要起源于医师与检验师虽处于各司其职之工作环境下,但却又具有涵盖对方部分专业领域之解读能力,这种相互制衡力量的存在,不仅可保障病人就医过程之医疗质量,医师和检验师之间更可在这股制力量之下发展出互敬互畏的新关系。


综观现今的医疗环境,我们发现:上述所言的『相互合作』关系早已行之有年,但后者这种『相互制衡』力量却不臻成熟,(以台大医技系成立至今四十五年之久而言,这问题的确值得深思),没有了这股制衡力量,检验师在医疗职场上的重要性就被减弱许多,当然也因此失去了让医师们又敬又畏的应得地位。以下是我个人历时十余年对医检界及医检教育之观察心得与建言,在这段期间,为了证明我的想法适用于改革现况,我曾亲身测试了我所提出的这套改革方案的可行性,希望对身医检界的同仁们、或是即将加入检验师行列的这群生力军,能藉此提供一个重新认识检验师本质的管道,进而在大伙儿心中蕴酿产生出一股力量,一同为改革之路而努力向前迈进。




0

听众

0

收听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8
 楼主| 发表于 2015-9-2 08: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犹记得我在大学医技系的那四年,老师们强调:『医技系学生不用懂疾病,只要把检验做好,质量管理(Q.C.)弄好就可以了,至于疾病,那是医师的事。』老师的话深深烙印在学生的心中,所以医技系毕业的学生在从事检验师时,真的只会由医师所勾选的检验项目中去做出检体的测定值,至于为何要做这个检验项目?而在做这个检验项目之前,病人已被诊断至什么程度?或者做这个检验项目是用于诊断呢?还是用于监控?甚至于做出这个检验项目之后,对于病情是提供『确认』价值?还是『参考』价值?许多检验师(不论菜鸟或老鸟)往往都没有概念以致无法回答,因此当面临医师以临床发现与所发出之检验报告值不符合而加以责难检验师时,检验师只得委曲地以『再重新测定一次』来收场,倘若这次结果与上次结果相同,也只能无奈地向医师解释:『我们做出来的结果就是这样。』倘若不幸这次的结果与上次的不同,那就等着接受医师的高分贝了(注:无怪乎某些检验师会自作聪明地“调整”检验数据以避免捱骂),医师的高分贝来自于竟然缺乏正确的检验数据来加以诊断或有效监控,眼看着病人躺在自己面前,哪个医师能轻松不在意地让病人任命运宰割而不浮起尽力医治的意念?!


让我们回到检验师这层面来思考为什么医师质疑检验报告与临床所见不符合时,检验师无法就病情的发展与实验室数据之相关性而与医师互相讨论,而是以『再重新测定一次』来回应呢?(注:正如我在首段所提及的,这场合正是检验师与医师之间互相学习、并建立起互敬互畏关系的重要时机。)因为检验师的学校老师告诉他不必懂疾病,所以检验师没有学会以实验室数据判读病情的临床能力,以为医师原本就是神通广大(附注:要不然他怎么当医师?!)因此在自认有必要之情况下所做出自行调整检验报告之举动时,就更不觉得有唅大不了。天啊!检验师自己都不确切地了解自己在医疗体系所扮演的角色,教人怎么能尊敬这样的检验师?!。那为什么学校的老师会这样教育未来的检验师呢?因为这些老师在他们当学生的时候,有些人不是自医技系毕业,或者即使是毕业自医技系当时他们的老师也是这样教育他们『不必懂疾病,只要做好检验』,于是就这样一届传一届、一代传一代,以致迄今医技系老师仍然处于无法藉由各检验室所发出之各种数据报告、而综合判断出病人之病情的窘境(若您不相信,请立即测试一下)。


若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切入来分析这种情况,将可发现:由于医技系老师不懂疾病,各医技系主任认为有必要延请医师来加强这些未来检验师的临床概念,因此便一厢情愿要医师负起教育检验师临床知识的重担,殊不知医师打从心底就认为检验师不需要学会诊断疾病(因为诊断疾病可是医师的专利呢!),你们只管做好检验就好了!(注:这种心态就好比是延请检验师去上护理系的检验课程,试想:若是您去上课,您会教他们如做检验吗?!)于是在这种『医师不教诊断疾病、医技系老师只懂检验』的授课体系里,学生自然体会不到今日大学毕业的专业检验师与昔日未受专业教育的医检人员到底有差别?!接着让我们排除医师的影响因素,就医技系老师与学生之间来分析其教学互动的情形。医技系老师身处教学与研究并重的大学院区内,职业能力较差的老师就只会教学生课本上所提及的检验技术,而职业能力较佳的老师除了授与检验知识给学生之外,其余大部分的时间都积极投入研究,这些老师亦都一致认为『学生的临床知识应该可自医师身上获取』;一旦学生对毕业后从事检验师的意愿不高,老师往往会尝试鼓励学生念研究所,事实上,对大学教师而言,『研究』关乎升迁,所以当然应尽全力而为,但对医技系毕业生而言,研究所并不是让你逃离医检界的替代道路,因为研究所只是一个驿站,不是一个职场,若是毕业学生因为资质成绩皆优而不愿就业成为检验师,那么在他完成硕士博士学位之后,往往将面临人生更大的现实冲击(若我要做检验师,大学毕业就可以做了呀?!)。若他找到技术学院(昔日的五专)医技系的教职缺,在他自认相当幸运的同时,却也是另一群校园内未来检验师遭受不幸『分裂点状教学』的开始,因为这位昔日不愿成为检验师的博士老师,在当初进入研究所不久后,就由于对医检之不认同感所产生的心理排斥效应、以及研究所之知识领域情况不同之缘故,早已将医学检验全数抛至脑后,当多年之后在糊口因素催促之下而进入医技系任教,你想:这种老师对于创造、规昼检验师的未来(注:虽然你可能不愿意相信,毕业自医技系的你,日后从事检验师的机会极高)会有多少能力与热情?如果老师不能引导学生,那么在『自生自灭式摸索学习』的环境下踏出校园的检验师,哪有能力创造出与医师『相互制衡』的敬畏关系?!


我在1988年毕业自高医医技系,又于1990年再度踏入这个传授我传统检验观念的科系担任教职,当我观察一、二年医检教育与医检体系之现况及其连带相关性之后,我的内心逐渐浮现出欲建立改革计划蓝图的渴望,但是我也同时面临到『个人成就』和『医检远景』这两股明显拉力要我做出抉择的情况—我是应该早些取得博士学位、以利个人升等?还是应该找出医检症结、构思解决方案、测试执行改革方案的可行性,进而以实际成果来激励医检学生和尝试唤醒老鸟检验师的沈睡灵魂?许多时候,我迷惘于垂手可得的个人利益(升等后之薪资调整和职位)之丧失,但也为逐渐成形的改革策略之成功而稍感安慰,我渐渐提升自己思惟上的层次、认定还原医检原本面目和创造医检更美好的远景是我这辈子重要的奋斗目标之一,虽然在这期间我学会了『置个人毁誉于度外』的生活哲学,但是天知道,那的确不容易。


如果您仔细回顾上文所提的医检教育与医检界现况之关联性,您大概不难看出:症结就出在『医技系老师不懂疾病之判读与治疗之监控』,而我构思出之解决方案为『医技系老师应该学会疾病之诊断流程与治疗监控,如此就能教育学生确切地了解医师在诊断疾病和治疗过程中、对检验数据之实际依赖程度』,既然我是一位血液学教师,在测试改革方案的可行性之前,我就必须先学会各种血液疾病的诊断与治疗,事实上血液学牵涉的范围既广且杂(注:几年前高医血液肿瘤内科专家林主任在响应医技系血液课程为何需要多位老师共同参与教学时、曾表示:『不太可能有位老师可以将血液学从头教到尾、什么都懂,连我都没办法了,谁可以?!所以才需要多位老师共同参与。』)因此,为了证明我上述之解决方案可行,我尝试开发出『脑中暗藏着的无限潜能』,自行整理出所有血液疾病之诊断流程、治疗现况与未来发展,并细心分辨出医师和检验师在学习血液学时应加以区隔之细微差异。当我全盘了解这些临床知识,并以解读临床数据之活泼教学方式来带领技四与二技学生体会检验数据在疾病之诊断与监控所扮演之角色时,学生们的反应非常热烈,尤其二技学生这些现职检验师对我教学方式的肯定与满意,更令我觉得应该推广『医技系老师应该学会疾病之诊断流程与治疗监控』、以及『医技系学生应该学会对疾病的全盘了解』这些观念,因为当检验师在学校里认清了检验数据所提供的真正价值后,内心对检验师的认同感便会充足,而日后在职场上便具有开创与医师于『相互制衡』局势之专业能力。正因为病人是医院的衣食父母,所以透过『维护病人在就医过程受到正当的医疗行为』这个工作目标,检验师所欲达到监督医师医疗行为之各种努力,都将获得广大病人的大力支持,而在这个转折点出现以前,每个人都将质疑--『检验师是否具有监督医师的行为能力?』我相信上过我完整课程的学生会同意我大声说YES !


事实上,医技系毕业之后的学生仍可征战一些相关领域的职场,但是若要有出色成绩表现,那就一定要有对疾病的全盘认识--如果你要走研究路线,临床知识会让你容易地找到具有临床应用价值的研究方向;如果你想进入生物科技领域,疾病治疗现况的知识会激起你开发出更具商业竞争力的生技产品;如果你想推销仪器、试药,那么疾病概念将让你快速地搭起与客户之间的桥梁。因此,在医技系里学习,除了医学检验技术之外,更别忘了也要涵盖疾病诊断与治疗,让我们一起来重新创造医技系得心独厚的美丽远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13 艾兰博曼 All Rights Reserved.
( 浙ICP备07020270号-8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