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艾兰博曼,请 登录 | 立即注册
查看: 1302|回复: 0

乳腺癌伴子宫转移一例

[复制链接]

1

听众

0

收听

15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0
发表于 2015-5-26 14: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内蒙古包头 包头肿瘤医院肿瘤内科 孟知颖, 王晓红


乳腺癌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随着综合治疗的广泛应用,乳腺癌的治疗效果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大部分患者能长期生存。乳腺癌远处转移最常见的部位为肺,其次为骨、肝、软组织、脑、肾上腺等,但转移至女性生殖系统者较少见,其中卵巢是最常见的受累部位,子宫转移更为少见,不到女性生殖道转移癌的10%[1]。现将我科收治的1 例乳腺癌伴子宫转移患者的临床诊疗经过及病理特点报告如下。


1 病案摘要


患者女性,42岁。因“右乳腺癌术后3年2个月,下腹部坠痛1年,加重1个月”于2013 年10月29日入我院。患者2010年8月因右乳肿物就诊于我院,行肿物切除术,术中冰冻病理示乳腺癌,遂行右乳癌根治术。术中肉眼可见:肿物大小约3cm×3cm×1.5cm,乳头未见肿瘤侵犯,术后常规病理示:基底切缘阴性,浸润性导管癌80%,原位癌20%;组织学分化:Ⅱ级;淋巴结癌转移4/16;免疫组化染色:ER(++)、PR(++)、HER-2(-)、p53(-)、Ki-67(20%+)。术后以AC 序贯T方案化疗8个周期[表柔比星(A)75 mg/m2 +环磷酰胺(C)600 mg/m2,d1,21天为1周期, 4个周期;序贯4个周期紫杉醇(T)175 mg/m2,d1,21天为1周期],并给予他莫昔芬内分泌治疗。患者定期复查,病情稳定。近1年患者间断出现下腹坠胀,外院查彩超示:子宫内膜增厚,未予特殊治疗。2013年10月29日因腹痛加重就诊于我院,彩超显示:子宫增大,肌层回声不均匀减低,左侧附件区囊肿。


妇科查体示:阴道畅,宫颈光滑,宫体增大如早孕90天,质硬,活动,有压痛。完善相关检查后行子宫次全切+双附件切除术。(1)术后肉眼所见。子宫壁间可见直径4cm 肿物,灰粉色,质硬;另可见2个肿物,直径均为1cm,切面灰白色,质韧,内膜光滑;右附件区可见软组织,组织间粘连,切面灰粉色,质地中。(2)病理诊断。宫壁:浸润性腺癌Ⅱ级,侵及浆膜层,累及颈管、内膜,可见脉管癌栓;子宫壁间多发性平滑肌瘤;内膜:增生期;(左)输卵管:慢性炎伴积液;双侧卵巢及右输卵管未见病变。(3)免疫组化染色。ER(-),PR(-),HER-2(-),p53(-),Ki-67(40%),E-cadherin(+),p120(+),CK8/18(+),GCDFP-15(-),CK7(+),CK5/6(-),Vim(-) ,CK14(-)。


结合病史及免疫组化染色最终诊断为乳腺浸润性癌伴子宫转移。见图1、图2。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1乳腺癌伴子宫转移的常规病理染色(HE×100)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图2 E-cadherin 和p120在子宫壁浸润性腺癌中的阳性表达(SP×100)


2 讨论


乳腺癌发病率近年来逐渐上升,严重危害人类健康。早期发现并行系统治疗,可取得很好的疗效。乳腺癌转移是影响患者预后的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部分患者在癌症早期便发生了远处转移,癌细胞经淋巴循环进入静脉,也可直接进入血液循环系统从而发生远处转移。GCDFP-15 是大汗腺上皮的特异性组织标记物,在汗腺组织、乳腺良性疾病化生的大汗腺上皮细胞中高度表达,在大汗腺癌中的表达高达75%,故对大汗腺癌的诊断起重要作用,有学者甚至将其作为大汗腺癌的分子标志之一[2] 。


p120属于连环素家族成员,在正常细胞中与cadherin形成连环素⁃钙黏素复合体(CCC)复合体。p120通过对位于细胞表面的cadherin 的调节进而影响细胞的粘附与信号传导功能,在维持上皮细胞的完整结构和抑制肿瘤的侵袭中起到重要的作用[3]。诸多研究均表明,p120的异常表达与浸润性乳腺癌的临床分期、淋巴结转移及组织学分级等明显相关,提示p120异常表达的患者肿瘤恶性程度高,预后差。


E-cadherin是一种上皮细胞间的粘附蛋白,在结构与功能上和p120密切相关,其在正常乳腺组织、导管原位癌、浸润性导管癌中表达的阳性,被认为是肿瘤侵袭抑制因子[4] 。E-cadherin表达后的乳腺癌细胞自身粘附力、与基质的粘附力及与其他细胞的粘附力均增强。有研究报道,。E-cadherin阳性的肿瘤细胞具有较高的自发凋亡率,而该现象的发生与细胞内p53和Bel-2的表达变化无相关性[4] 。张少华等[5]研究认为E-cadherin表达缺失与乳腺癌更高的组织学分级、更多的淋巴结转移率有关。


本例患者盆腔彩超示:子宫增大,肌层回声不均匀减低,左侧附件区囊肿。需与子宫原发肿瘤鉴别,本例患者行子宫次全切+双附件切除术,术后子宫内病灶病理检查结果为:宫壁浸润性腺癌Ⅱ级,侵至浆膜层,累及颈管、内膜,可见脉管癌栓,结合病史及免疫组化支持乳腺浸润性癌转移。乳腺癌子宫转移常见的为浸润性小叶癌,浸润性导管癌更加少见[6]。


转移癌很少发生在子宫,这可能是因子宫较小,远端血液在子宫内循环通过量小,以及子宫内含有较多纤维组织,均不利于传播恶性肿瘤[7]。目前对乳腺癌合并子宫转移的诊断较为困难,因其常常较为隐匿,偶尔伴有内分泌症状,仅少部分患者表现出异常的阴道出血或盆腔包块[8]。有学者认为,曾行乳腺癌切除术的患者,如果出现异常的阴道出血或盆腔包块,需警惕乳腺癌转移的可能[9]。乳腺癌出现子宫转移的发生率极低,且预后大多较差,由于报道例数少,需进一步了解此类患者的预后并确定最佳的治疗方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13 艾兰博曼 All Rights Reserved.
( 浙ICP备07020270号-8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