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艾兰博曼,请 登录 | 立即注册
查看: 1295|回复: 0

癌症观察: 学术与产业界限逐渐消失

[复制链接]

1

听众

0

收听

4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5
发表于 2013-10-18 10:0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 曾经,生命科学家要想致力于癌症研究,就只有两种职业选择:学术界或是产业界。两个领域独特的核心目标形成了各自的文化氛围,而且拥有着与众不同的研究、信誉和奖励制度管理方式。刚毕业的博士后可能觉得,自己只能 ...
  曾经,生命科学家要想致力于癌症研究,就只有两种职业选择:学术界或是产业界。两个领域独特的核心目标形成了各自的文化氛围,而且拥有着与众不同的研究、信誉和奖励制度管理方式。刚毕业的博士后可能觉得,自己只能二者选其一,但现在出现了一种新的方式。在抗癌战场上,各领域间的多学科合作为科研人员创造了横跨教育界和商界的职业机遇。
癌症研究的发展宗旨主要是为了找到治疗、治愈的方法,但学术界和产业界的科学家在调查研究上往往存在分歧。其中最明显的一个区别就是研究本身的驱动力。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头部与颈部癌症研究部门主任David Sidransky看来,学术研究主要是为了揭示对于科学的基本理解,是“演绎的、独立的、机械的”。科学工作者可以自由地探索科学理论,无须担心时间。
而产业界则是另一回事。在Sidransky看来,产业界是以目标为导向,即便做基础研究也是专门为了转化而进行的研究。产业界的首要任务是发展可以商业化的癌症治疗手段。而学术界的典型调研则可能需要查明“抗体和受体之间的亲和性以及对信号的影响”。但是商业上则更加注重“抗体结合如何影响其他毒性目标,以及整体上细胞对抗体的临床反应,而非关注信号通路的细枝末节”。
天蓝制药(Cerulean Pharma)公司主要设计针对肿瘤靶向的纳米制药疗法。该公司研究副总裁Scott Eliasof指出,工业项目中早就已经开始讨论如何扩大一个产品技术,并制造该产品技术的多个版本。“产业界科学家更加注重将项目转向临床的具体细节,这种技能组合是学术界无法做到的”。
  “产业界和学术界的研究目的是不一样的。”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州立大学城市事务学院助理教授Benjamin Y. Clark认为,私营部门是受到产品开发和利润的驱动,而学术界则是受到求知欲的启发。“二者都有自己的决定因素,资金支持来源也是不同的。”
毫不奇怪,如果一个分子不能转化为癌症治疗方式,大型医药企业是不会在它身上花费十年的时间。“在私营领域,你虽然受到时间的限制,但是资源非常丰富,而学术界则是相反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大卫杰芬医学院临床副教授Jennifer Malin如是表示,她也是伟鹏公司(WellPoint)肿瘤医疗管理主任,其印第安纳波利斯总公司拥有14个健康保险计划。
的确,这两个领域的资源供应和差异点是不同的。在产业界,尤其是历史悠久的大公司,资源是非常丰富的。“大型医药企业拥有近乎于无穷大的资源以及众多专家。”Eliasof说,虽然像他这种略小的公司只有33个员工,也没有太多的财政资源,但是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去影响公司的议程,决定公司应该优先考虑什么。这一点非常吸引想要跳槽到产业界的学术圈科学家。
  “学术界的科学家有时会相当封闭,这取决于癌症研究的类型。”Malin说,“但是私营部门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公司依靠各学科的通力合作,比方说癌症生物学、肿瘤学、细胞生物学、化学和生物技术。“产业界科学家通常与治疗病人的肿瘤学家紧密合作,因此可以更好地理解如何拯救癌症患者的生命。”Eliasof说,“对我来说,这是产业界和学术界最大的区别之一,实际上,也是为什么我改入产业界的原因。”
  私营领域的交叉学科属性不仅仅存在于研究当中。科学家常常要和法规事务、质量控制甚至是市场方面的专业人士打交道。“它覆盖了整个学科系列,而学术界中的‘多学科’指的仅仅是科学之内的学科。”Malin说,尽管这种情况也逐渐在改变。
产业界癌症研究的一个标志是以团队为基础的项目。“我们公司的中心目标是大团队协作,并为病人提供更完善的价值。”基因保健公司(Genomic Health)首席科学家Samuel Levy表示。基因保健公司是加利福尼亚州红杉市的分子诊断肿瘤公司。团队是最基础的,因为在产业中,“人们的评价标准是整个团队的表现。”Malin说。实际上,做一个好经理常常是成为一名优秀的产业界研究人员的基本要素。
再有一个就是认可的问题。Eliasof总结出二者的精髓所在:“学术科学家的奖励标准是他有没有发表新颖、前沿的研究(论文),但新颖是不是代表实用就成问题了。相比之下,产业界科学家的奖励标准却是这个项目在科学上和经济上是否实用,能否转化到临床救助癌症患者。”
  掌握垂涎已久的技巧
  在大多数情况下,产业界和学术界癌症研究的技能组合是相同的,希望之城(City of Hope)基础研究副主任、分子和细胞生物学教授Linda H. Malkas如是说。领导能力、创造力以及口头和书面沟通能力是两个领域科学家掌握自己周围环境的关键。
“你看那些最优秀的科学家,他们都很会讲故事。”Eliasof说。同时,产业界的研究人员必须能够有效阐明他们的任务和复杂的科学问题,因为他们的利益相关者和听众往往比较多元化。
令Eliasof担忧的是,团队建设虽然是公认的关键技能,但有时候高校却会忽略这一技巧,“当我直接引入学术界人才的时候,他们有时不知道如何高效地与团队合作。”
而且还有一些技能是很难在学术背景中掌握的。Malkas证实,科学家在与临床医生和病人接触时会培养一些特殊的技能,这种机会在高校和企业机构中是很少见的。在希望之城,事业刚起步的科学家也开始学着从转化的角度去思考,提醒自己要时刻铭记于心,要利用自己的知识去改善癌症治疗。
  癌症研究的趋势与转变
  总体来说,学术界和产业界的文化氛围正在开始变化。“工作环境越来越多样化,尤其是在学术界。”Clark说,“如果研究人员想要有所作为,就必须要跨学科合作。”G1 Thera-peutics是北卡罗来纳州教堂山研究小分子疗法的公司,该公司总裁Jay Strum在与各高校研究人员的定期合作中注意到,统计学家在癌症研究的学术团队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而且,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和国家癌症研究所(NCI)资助的各高校研究中心也十分注重跨学科的交叉项目。此类举措“打破了学术界和产业界的壁垒,让我们可以更加迅速地将治疗和治愈方法推向市场。”Clark说。
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学术界和产业界的界限越来越模糊。”Strum说。人们开始建立或拓展各种混合型机构,利用产业界和学术界科学家通力合作进行研究。Malkas认为希望之城的学术气更浓一些,但是学生和博士后可以与临床医学家、医师甚至是病人进行互动。与严格的学术机构相比,这里的博士学位委员会更加多元化。她打了个比方,在希望之城中,一个标准的癌症研究论文委员会可以包括生物信息学、基因表达和蛋白质组学的专家委员。而在大学之中,“委员会更加同质化”。
在Malkas看来,这些混合型机构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因为“早期、冒险的临床发展研究需要巨额成本,这让产业界很难进行完全新颖、独特的分子靶向研究,推动癌症治疗、诊断或干预的发展。”希望之城等机构认识到这一类科学的价值,于是便“建立了基础设施和资源,来吸收早期发展的风险……通过这种探索发现,不仅推动我们自己研究人员的工作进展,同时也帮助了其他的机构。”
在新型研发机构上,高校也领先一步,设计的新研究中心综合各研究目标,将新的发现推向市场。Eliasof跳槽前的老东家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和纽约基因组中心(New York Genome Center)就是这样的两个例子。但Strum表示,即使是典型的学术部门的学者也开始懂得,要在研究和拨款申请阶段就尽早与产业界进行合作。而且,各高校的技术转移办公室也逐渐了解,如何让科学家更好地参与到知识产权问题中来。
  无论是关于癌症本质的新发现,还是研究癌症生长与消亡的新工具和技术,都促进了跨部门的结合。比方说,如果学术界和产业界的学者想要更快地将成果转化到临床上的话,就必须通过共同协作,使用高通量分析来确定生物标志物。在Levy看来,基因组学可以有效地帮助科学家研究癌症、找到治疗方案,同时还可以促进交叉学科的合作。“通过分析核酸系列获得的基因组信息彻底改变了我们询问和调查临床样品的方式,详细地回答了基因组学在病患照护中到底是什么角色。”他解释道,“我们清楚地看到医学上的大量需求,以通过基因组技术来创造临床上的进步。”
  海肯赛大学医疗中心约翰陶依尔癌症中心淋巴瘤科以及组织与肿瘤银行主任Andre Goy发现,学术界和产业界的实验室都非常关注如何使用新型治疗方法或利用基因组学鉴定的生物标志物进行“精准施药”,以进一步理解癌症细胞生物学。他表示:“下一代医师和科学家将会更早地接触这一进展,因为我们正在重新定义癌症的类别——不仅基于来源器官,而且是基于共享的分子特征,希望可以为逐渐增多的癌症患者提供治疗决定的基本依据。”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在两头同时工作,Goy看到了医学中逐渐增长的商业兴趣,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医师开始攻读MBA学位。“在很多因素的影响下,癌症护理开始进行自我重塑。”他解释道,比方说研究方法、技术、经济和分子诊断都是推动该领域改变的因素。通常,“各种环境下的研究人员都不得不开始转变,变得更加以成果为导向。”

  变革环境下对科学家的建议
  这些专家一直在强调的一个建议就是,在癌症研究中没有固定的职业方向。科学家现在可以选择产业界、学术界、混合领域或这些中的任意组合。就在癌症研究领域开始越来越多元化、学科交叉越来越明显的时候,职业也开始呈现出这种变化趋势。
“并不是说你一旦做了决定,就会永远受它所困。”Eliasof说,“你可以在学术界和产业界之间来回转换。”尽管他也承认,要想从公司回到大学是比较难的,因为缺乏可以证明自己的发表文章。但德国一家小型癌症研究公司CellAct的常务董事和联合创始人Naln Utku则提出了一种更加简单高效的方法,可以助科学家顺利地从公司转向大学:“你要与你的学术圈同事保持联络,让他们知道你。”Utku本人就在学术圈里花了大量的时间。
但是学术环境正在进行多方面的显著变化。Eliasof举例说:“学术界开始更多地面向产业界进行招聘。”而且,“在学术界中,癌症研究可供选择的方向开始变得越来越少。”Clark发现了这样一种趋势,“学术研究所受到的驱动越来越取决于资金的来源。”
随着更多的研究人员意识到跨学科和跨领域研究对科学和医学的促进作用,领导层预测,学术界和产业界将出现进一步的合作。“我们逐渐发现对彼此的需要。”Malkas说,“现在的年轻人需要知道,以前自己闭门造车的科学研究方法已经过去了。”Clark也有同感,实际上大部分时间,“开创性的研究都是 ‘团队协作进行科学研究’。”
科学家在为癌症研究做职业生涯准备时,需要掌握多方面的技能组合,以解决不同方面的问题。“要往大处想、要大胆地去想,但是也要专注。”Goy建议说,“研究中的老规则还是适用的,但在接下来的几年,我们做研究的方式无疑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学术界的科学家应该试着了解临床医学家,以及他们与病人之间的工作,并掌握一些商业技巧。应用癌症科学研究所(IACS)所长、美国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基因医学系教授Giulio Draetta认为,随着技术的进步,以及数据分析量的迅猛增长,数据分析和计算生物学两门学科将逐渐成为人们梦寐以求的技能。所以要想进一步开拓自己的市场,科学家需要更好地了解这两项技能。
  总的来说,态度才是关键。“无论你在学术界还是产业界,‘研究’这门学科带给你的都会是99%的失败。”Draetta说,“你必须要对自己有信心。”。
来源:科学新闻

药物研究.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13 艾兰博曼 All Rights Reserved.
( 浙ICP备07020270号-8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